杨迭蝶

孤独才是生命的常态。

江南也下雪

我住在无锡,一座身处江南的城。


从小我就喜欢下雪,年年盼。雪里可以那么欢乐,家人,伙伴。


可是,就是年年盼,也盼不来几年的雪。有时候还会下点没有形状的小雪,景色没的看,温度却又下降。那股子冷是江南特有的湿嗒嗒,不同于台北的酣畅和杭州的粘稠。


上学了冬天就不好过了,有几年教室里没空调。写字的时候手都发抖,粉笔都冻僵了。不知道是不是肾虚←_←手冰凉冰冷,发了冻疮。又疼又痒,是冬天最缺德的礼赐。


08年之后,无锡再无雪。


直到今年,三天,下了雨夹雪,至少是有形状的雪粒。在黄色的巨大的探照灯下面,雪那么明显。仰头是一阵扑头盖脸。夜里的雪,灯光下的雪,黄色的雪。雪下没带伞的我,雪下携手的情侣。。。从寝室的阳台看大马路,车辆还是川流不息。远处的天空被路灯映黄,电线杆特别高,不知道雪会不会被电线割断呢。看得兴起,对着外面就喊:“头皮屑!”也不知道楼下的人听见是不是在骂我傻。


我想,我是可以听见雪落的声音的。簌簌的,轻盈的。再夜深一点,可以听见雪化。在风的怀抱里,雪消弥了自己,一点一滴化为细流,趟过灰白世界。


没拉窗帘,

屋里白。


评论

热度(4)